• <input id="wgie4"></input>
  • <input id="wgie4"><tt id="wgie4"></tt></input>
  • <menu id="wgie4"></menu>
    <input id="wgie4"><u id="wgie4"></u></input>
    <object id="wgie4"></object>
  • <input id="wgie4"><u id="wgie4"></u></input>
  • <input id="wgie4"></input><input id="wgie4"></input>
  • 廣東越獄犯脫逃地被指無視頻監控 監獄監控系統設施老舊

      經過武警、公安、監獄等多方警力29個小時合力追捕,昨日14時23分,在北江監獄附近地形復雜、雜草叢生的廢舊廠區里,北江監獄脫逃罪犯李孟軍被抓獲。

    年僅28歲的李孟軍因何案件被判入獄?如何從重重監管的監獄脫逃?最后又如何被再次抓獲?昨日,南都記者兵分多路,前往北江監獄抓捕一線、清遠市清城區案件發生地,逐一解答上述問題。

      為何逃離40多分鐘無人發現?  有人質疑,李孟軍與吳常貴逃離生產區40多分鐘,且發生在光天化日之下,為何沒有人發現。

      多名廣東省監獄系統內部人員告訴記者,兩名重刑犯翻墻越獄的地方沒有視頻監控。

    根據廣東省監獄管理局1日的通報,重犯能夠脫逃的原因之一是北江監獄警戒監控系統設施陳舊正在改造。

      廣東省監獄管理局副局長陳達超坦承:“這一事件的發生,說明我們監獄在內部管理上、在隱患整治上存在著漏洞。

    ”廣東省監獄管理局網站顯示,北江監獄始建于1951年。

      記者此前調研發現,在廣東這樣的“老監獄”并不少,且多數設施陳舊,長期缺乏資金投入,尤其在粵北山區一帶,坪石、懷集等多個“老監獄”都是如此。

    即便在珠三角發達地區,也有硬件設施老舊的監獄,安全存在極大隱患。

      內部人士透露,這幾年監獄一直在推動改造,但因為資金不足進展不甚明顯。

    一名珠三角地區監獄內部人士透露,該監獄曾經自籌資金購買了800多個攝像頭,仍有一些“死角”覆蓋不到。

      據陳達超介紹,1日上午8時40分許,北江監獄罪犯李孟軍與吳常貴在車間勞動時趁警察不注意,溜到消防通道撬開安全門,竄到生產區和生活區隔離圍墻邊。

    約9時22分,二人通過搭人梯方式爬越圍墻。

      在這40多分鐘里,二人如何避過獄警看守的呢?廣東省監獄管理局的解釋是,監獄廢舊危樓沒有及時拆除,遮擋武警哨兵執勤視線,導致罪犯脫逃。

      記者在現場發現,事發的圍墻部位情況復雜,但僅有一處哨樓。

    事發當天恰逢周六,不少干警輪休,在監獄值班的獄警人數不多,有經驗的逃犯很可能精心策劃,利用這一時機。

    記者向監獄方面提出察看現場的要求,但監獄方面以“保護現場”為由拒絕。

      李孟軍如何翻過5.5米高圍墻?  李孟軍是翻過監獄圍墻然后逃脫的。

    根據資料介紹,韶關市北江監獄圍墻高5.5米。

    他是如何翻越這5.5米高的圍墻呢?  之前的通報介紹,李孟軍是和吳常貴通過搭人梯的方式翻越圍墻。

    對此廣東省監獄系統相關人士解釋,靠監獄一側還有一堵3-4米高的舊圍墻,舊圍墻緊挨5.5米高的外圍墻沒有拆除。

    李孟軍和吳常貴先爬上舊圍墻,再在舊圍墻上翻越5.5米高的外圍墻,翻越過程中兩人均被電網擊中,不過吳常貴掉在圍墻內,李孟軍掉在圍墻外。

      為何藏身離監獄不遠的臭水溝?  李孟軍最后的藏身地是一廢棄廠房旁的臭水溝,距離北江監獄并不遠,離他翻越圍墻位置的直線距離可能還不到300米。

    他為何會藏身于此?  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李孟軍翻越圍墻時受傷。

    有公安干警向南都記者介紹,他們察看監控錄像時,發現李孟軍翻越時已經被電網擊傷,肯定跑不遠,而且應該往靖村農田方向藏匿,而非旁邊的熱鬧區域,因此搜索重點區域為靖村,事發后對靖村進行了24小時地毯式搜尋。

      另外,當地警方一官員介紹,李孟軍反偵察能力較強,李孟軍和吳常貴在商量逃跑時認為躲在臭水溝里可以防止被警犬搜尋到,因此警方有針對性地對水溝、涵洞重點搜尋。

      昨日上午10時,南都記者在靖村村委會采訪時,一輛武警車輛到達村委會,向村支書打聽一個涵洞,隨后村支書帶路,將武警帶到涵洞勘察,但未發現李孟軍。

    下午2時23分,李孟軍被抓獲,藏身地就是靖村一臭水溝。

    抓住他的,正是他所在監區的負責人。

      李孟軍是否早有計劃和預謀?  李孟軍越獄是否早有預謀?由于還在審訊過程中,至截稿時止,北江監獄仍未對此通報。

    不過昨日上午,南都記者從韶關警方一官員獨家獲悉,根據監獄方面介紹,李孟軍很有可能早有預謀。

      李孟軍幾乎每天都在鍛煉身體,如做俯臥撐或在原地跳躍跑動。

    另外,李孟軍跟吳常貴商量了兩個逃跑方案,由李孟軍主導。

    李孟軍制定的兩個方案里,方案一如果兩個人都成功逃跑沒被發現,就直接攔一輛車去市區,兩小時就能離開韶關;方案二如果被發現,獄警立即報警,他們就躲在臭水溝里,躲上兩天再逃跑。

    “為什么躲在臭水溝呢?李孟軍對吳常貴解釋,因為警犬可以根據氣味找到他們,但是躲在臭水溝,警犬聞不到他們。

    ”  至于逃跑后去哪里,據介紹,李孟軍只跟吳常貴強調千萬不能回老家。

    李孟軍被抓獲后,其身上衣服和褲子并非囚服,而是黑色短袖上衣、黑色褲子、白色鞋,他是如何獲得這身衣服的,目前還未知曉,但同樣可以證明李孟軍越獄早有預謀。

      驚心動魄 抓捕29小時  獲得越獄同犯供述后,涵洞水溝成為搜尋重點  11月1日上午9時 越獄發生武警封村封路 挨家派發逃犯照片  11月1日上午9時30分,北江監獄警笛長鳴,犯人李孟軍從高墻躍下,消失在崗哨的視野中。

      北江監獄旁有條河叫武江,江面很闊。

    上午10時,武江靖村渡口,鄧大叔看到對岸的武警焦灼呼喊,叫他趕緊渡人過去。

    隨后,獄警入村,手持李孟軍照片挨家挨戶派發。

      越獄消息得到迅速擴散。

    村民稱警力繼續增多,武警一整天都在村里巡邏,“估計有上千武警在村里。

    ”村民歐先生說。

    所有村干部都加入搜尋隊伍隨時待命,村支書歐先生將村里保安編成5個隊,給武警帶路。

    村子周圍也設了關卡,離開村莊的小車必須要開后箱及接受盤查,進村也被限制。

      北江監獄門前的碧亭路與十里亭路交界處被交警和武警封路,路口停了幾輛警車。

    村民稱鎮長坐在那里蹲守。

    村支書歐先生稱已經告知村民,一旦家里有摩托車等交通工具遺失或錢財食物被偷,一定要通知村委會。

      11月2日凌晨 越獄15小時監獄圍墻下 3人一組背靠背警戒  11月2日凌晨0時,韶鑄集團門口的路燈下,幾十名武警盤腿而坐暫時休息,大批武警仍在靖村巡查。

    南都記者驅車進村發現,彎彎曲曲的村道每隔50-100米就有武警把守,一路上武警三五組隊巡邏,警力非常密集。

      靖村,這個距離北江監獄最近的村子,度過了不安的一夜。

    靖村村民周女士稱,雖然有武警,她仍然有點害怕,睡前還往床底看了一眼,怕逃犯跑到自己家。

      從靖村出來到碧亭路接近北江監獄的路段,氣氛更為緊張。

    在李孟軍跳下圍墻逃走的地點,這段幾百米長的碧亭路上,武警3人一組背對背,眼觀四方持槍警戒,對每輛過往車輛都非常警惕。

      這段圍墻兩頭有兩個瞭望哨崗。

    北江監獄的大門也在碧亭路上,與李孟軍翻越圍墻的地點僅隔數百米。

    凌晨,北江監獄的辦公樓燈火仍未熄滅,大門偶見警車往來。

      11月2日早上7時 越獄21小時短短數公里 128名武警站崗巡邏  11月2日上午7時許,韶關已降溫,陰天下起毛毛雨,碧亭路上武警穿上雨衣。

    南都記者從十里亭大橋一路進入靖村,繞道到達北江監獄。

    這段路僅三至五公里,南都記者細數每一個哨崗,發現有128名武警站崗和巡邏。

    在靖村村委會門口,還有150名左右的武警集結。

    雨中,武警拿著供給車提供的雞蛋和牛奶開始吃早餐,有的已經非常疲乏。

    進出村時車輛仍要被盤查,并需要出示身份證件,打開后尾箱。

      早上7時30分,村里一名白發老嫗坐在家門口。

    她也知道有逃犯,但是不害怕。

    在家門口玩耍的兩名10歲男童也表示知道,不過家人并未禁止他們出門。

      上午9時雨已停,村委會門口站崗的一名武警稱,自己從前晚8時開始站崗和巡邏,一直沒有休息。

    這時警方內部人士稱,他們已獲得與李孟軍一起越獄的吳常貴的口供,涵洞、水溝等成為搜尋重點。

      11月2日14時 越獄29小時數百人圍觀 李孟軍重返監獄  “李孟軍被抓獲!”昨日下午2時30分許,記者獲悉這一消息。

    北江監獄門口氣氛大變,所有參與抓捕的人員都走了出來,緊繃的神情換成歡愉的笑臉。

    一名警察站在門口指揮車輛,對著對講機興奮地說“抓到了抓到了”。

      隨后15分鐘,大批警察從北江監獄對面的山上下來,然后是大批列隊武警下山。

    這時一輛載滿警察來增援的大巴到達,現場警察笑道:“來晚啦,抓到了。

    ”武警官兵唱起了歌,響徹整個山坡,現場一片沸騰。

    附近村民都趕來看熱鬧。

      在焦灼的等待中,數輛大巴、中巴、警車開過。

    警車停下車門打開,露出李孟軍的兩只腳,無數相機對準了被綁在架子上的李孟軍。

    李孟軍一言不發,雙手被綁在胸前,手上的文身非常清晰。

    很快,他又被警察拉回車上,車直接駛入監獄大門,大門關閉,李孟軍重返監獄。

      專家說法  兩人屬于共同犯罪  越獄行為涉逃脫罪  華南理工大學法學院院長徐松林說,目前來看,李孟軍、吳常貴的越獄行為構成逃脫罪。

    《刑法》規定,依法被關押的罪犯、被告人、犯罪嫌疑人脫逃的,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由于李孟軍、吳常貴兩人屬于共同犯罪,共同犯罪遵循‘一人既遂,全體既遂’的原則,因此即使吳常貴沒能越獄成功,也將和李孟軍一樣,按照逃脫罪既遂來處理。

    ”在量刑方面,將會把前罪沒執行的刑罰,以及后罪所判處的刑罰合并處理。

    雖然李孟軍2006年被判死緩,但目前緩刑兩年已過,不會存在執行死刑的情況,他的最后刑罰應是將其逃脫罪的刑罰與尚未執行完畢的搶劫罪刑罰合并起來。

      廣東大觀律師事務所主任劉華杰律師表示,李孟軍的行為已構成涉嫌逃脫罪,但逃脫之后沒重新犯罪,因此此罪名較輕,“李孟軍將會被一審的公訴機關再次起訴,法院會結合此前案件重新審理,最后判決會以之前生效的罪名和現在構成的罪名數罪并罰,最終刑期將會在兩罪總刑期之下,其中最高罪名刑期之上。

    ”  據介紹,我國《刑法》規定,有期徒刑的期限一般為6個月以上,15年以下。

    數罪并罰總合刑期不滿35年的,最高刑期不得超過20年,綜合刑期超過35年以上的,最高刑期不能超過25年。

    該律師事務所鄭律師表示,李孟軍再次涉嫌犯罪的時間處于“死刑,緩期兩年”之后,已經過了死緩考驗期,“那么,李孟軍現在距離最后刑期還有19年多,而逃脫罪的刑期在5年以下,那么總刑期不會超過25年,根據法律規定,李孟軍最后的數罪并罰刑期不會超過20年。

    ”  曾犯何案  與同伙劫殺摩的司機  李孟軍終審被判死緩  昨日上午,南都記者從權威部門獲取李孟軍當年搶劫案的終審判決書。

    上面顯示,李孟軍與同伙在偏僻路段搶劫、捅傷摩托車司機。

    司機棄車逃離,兩人繼續追殺。

    司機不慎掉進水溝,仍被兩人刺殺,尤其是脖子上一刀致命,不幸遇害。

      案發:劫殺摩托車司機逃離  一審判決認定,2005年7月4日20時許,李孟軍與李明(另案處理)在清遠廣清醫院路口預謀搶劫摩托車司機。

    兩人租乘歐某駕駛的摩托車,行至廣清醫院正門東側約200米處,李孟軍取出事先攜帶在身的水果刀向歐某腹部捅刺兩刀,歐某棄車逃走,兩人持刀追趕。

      當李孟軍、李明追到廣清醫院東面鄉村公路南邊的水渠,歐某不慎跌進水渠,兩人朝歐某身上、頸部連捅,將其身上行駛證等搜走。

    李明駕駛歐某價值3530元的摩托車載著李孟軍逃離。

    逃跑過程中,李孟軍發現身上穿的衣服沾滿泥水血跡,便換上隨身攜帶的衣服、鞋子,將換的衣物丟棄附近廢水井內。

      兩人駕車逃到廣州花都區某公司宿舍。

    同年7月8日,歐某被人發現時已死亡,經鑒定系被人持單刃銳器傷身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同年7月11日,李孟軍等駕駛上述所搶摩托車,因行駛證與自己提供的證件不符遭警方扣留審查,最終案發。

      供述:身上沒錢萌生搶劫念頭  終審判決書顯示,李孟軍供述證實案發當晚他與李明原本到清城區洲心街鳳凰村的一個廠里見工友,但沒見到,返回至廣清醫院路口時想到自己身上沒錢,對李明說搶劫摩托車司機財物,如果遭遇反抗就捅死司機,李明表示同意。

    兩人在廣清醫院門口租乘一輛摩托車,李孟軍坐在司機后面,李明坐在李孟軍后面。

    車開了300米左右,李明取出事先準備好的水果刀捅了司機腹部。

      根據調查,司機遇刺后棄車逃跑。

    由于沒搶到財物,李孟軍、李明持刀追趕,又朝司機腹部、胸部刺了約10刀,割司機頸部,待司機沒反應,李孟軍搜身拿走一包東西,后來發現是行駛證等。

    隨后,兩人駕車逃到廣州花都區某公司打工。

    同年7月11日,李孟軍開摩托車出去被警方查獲。

      二審:上訴理由不成立判死緩  一審法院認定,李孟軍犯搶劫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李孟軍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經濟損失共計171614.15元。

    李孟軍不服提出上訴,認為自己有自首情節,不是其致被害人死亡,請求輕判。

    其辯護人提出,鑒于李孟軍初犯,同案犯李明在逃,請求對其量刑時給予考慮。

      省高院審理查明,李孟軍、李明實施搶劫行為后逃匿,后因李孟軍駕駛的摩托車形跡可疑被警方盤查,從而案發。

    李孟軍提出的有自首情節沒有事實、法律依據,李孟軍、李明的上述行為最終造成被害人死亡的嚴重后果,上訴提出的“其沒有致人死亡的理由不能成立”。

    2006年7月21日,省高院終審認定,李孟軍犯搶劫罪,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現場回訪]  劫案發生地較偏僻 案發路段漆黑一片  “這里比較偏僻,摩的非常少。

    ”前晚10時許,在李孟軍當年作案現場,一名從事10多年摩的營運的師傅如是說。

      在清遠市清城區廣清醫院門前,一條鄉村道路連接廣清大道,通往洲心街道辦鳳凰村。

    該村處于城郊接合部,在村口小飯店,幾名吃夜宵的村民透露,案發地位于廣清醫院前方約300米距離的香蕉林。

    香蕉林緊鄰上述鄉村小道,距小道兩米遠是一條1米多深的水溝,“案發時溝里有水,罪犯殺死摩的司機,扔在水溝里。

    ”  現在,這條鄉村道路上每隔50多米有一套路燈桿,燈光明亮。

    廣清醫院保安稱,這些路燈是去年安裝,“之前,這條道路一片漆黑”。

      一名的士司機說,2009年之前很多的士司機、摩的司機不敢開往城區旁的村里。

    鳳凰村多名村民還表示,該案發生后,每到晚上天黑,村民尤其是村里的女孩子不敢出去。

      11月1日  09:18  兩犯越獄一人逃脫  廣東省北江監獄兩名重刑犯越獄,兩名罪犯攀爬高墻時被電網擊中,其中吳常貴被擊落在監獄內,李孟軍被彈出監獄外后繼續逃跑。

      09:30  武警地毯式搜索  搜捕行動展開,警方封鎖北江監獄附近各路口,設崗不準車輛通行。

    武警開始地毯式搜索附近的靖村  15:00  滾動播放通緝令  省公安廳、司法廳、監獄管理局、武警總隊等部門成立“11 .1”追逃工作聯合指揮部,通緝令在電臺、電視臺滾動播放。

      18:00  政府發布懸賞通告  韶關市政府新聞辦官方微博發布懸賞通告:對提供罪犯有效線索的,獎勵10萬元;直接協助抓獲罪犯的,獎勵20萬元。

      22:00  距離北江監獄2公里左右的十里亭大橋布置了荷槍武警。

    沿碧亭路每個分岔路口都有2名一組的武警把守,有的路段10米就有2名武警,手持電筒盤查過往車輛行人。

      11月2日  00:15  靖村村道上3人一組的荷槍武警在巡邏,村口旁的韶鑄公司門口成為武警休息的地方。

      00:30  越獄處警備最森嚴  李孟軍翻墻越獄的地方成為警備最森嚴的位置。

    碧亭路上3個武警背靠背每隔50米持槍站崗。

      05:50  持槍武警徹夜查車  持槍武警把守十里亭大橋,徹夜盤查過往車輛。

      09:30  重點搜尋涵洞水溝  警方拿到吳常貴供述,在靖村村支書帶領下,武警重點搜尋涵洞、水溝等處,這時很多武警已經連續搜尋超過12小時。

      14:23  李孟軍磚廠落網  李孟軍在北江監獄旁邊一間磚廠被抓獲。

    北江監獄門口開始封路,大批武警收隊撤退。

    (來源互聯網)

    ()

    當前位置:首頁 > 監控 » 廣東越獄犯脫逃地被指無視頻監控 監獄監控系統設施老舊

    神马电影网_神马影院最新视频_神马影视在线观看-老司机神马影院